首页杂谈 › “干细胞银行”产业泡沫隐忧乍现

“干细胞银行”产业泡沫隐忧乍现

sss_555c19d1a20e7

虽然干细胞治疗被叫停,干细胞新药遥遥无期,但在千亿美元“蛋糕”的诱惑下,业内公司早已开始攻城略地,产业资本也密集进入干细胞技术公司,纷纷建立“中国第一”或“亚洲最大”的“干细胞银行”,以及“诺贝尔奖获得者领衔”的干细胞“国际研究院”,布局干细胞医院,筹划“A版”或“新三板”上市,产业泡沫隐忧乍现。
  自1999年原卫生部发布《脐带血造血干细胞库管理办法》(试行)以来,国家先后在北京、上海、天津、山东、辽宁、浙江、四川、广东、甘肃、重庆发放了10个“脐带血造血干细胞公共库”牌照,这些“特殊血站”均委托给了民营企业运营,由于公共脐血库费用由企业自行承担,这些企业并没有真正落实牌照职责,而是“挂羊头卖狗肉”,打着公共脐血库“资质”经营收费的“自体库”为主的买卖,公共库存储量不足总量1/10,无从保证公共医疗需要,同时置其他干细胞库于“无资质”“非法采集”境地,构成了行业垄断。更有甚者,一些地方主管部门出于利益考虑推波助澜,帮助有“牌照”脐带血库倾向性打压无脐带血库“牌照”的干细胞企业,严重影响干细胞产业的市场秩序。
  虽然干细胞银行“生生不息”,随着业务竞争日益加剧,高大上的干细胞企业还演变成大妈之间的“街头互掐”,具有“脐带血资质”的干细胞库指责其他干细胞库 “采集不合法”和“临床应用不合规”等,间充质干细胞库指责脐带血干细胞库“干细胞数量不足”“临床应用机会极小”等。还有少数把持话语权的科学家不务正业,“代言”优势企业终日忙于“路演”。
  除相互之间恶性竞争外,干细胞银行难以覆盖未来20~30年储存期成本,同时储户需要干细胞治疗时找不到医院使用面临民事纠纷,干细胞新来源对原有业务的替代构成技术风险等等,干细胞银行业务举步维艰。一些企业铤而走险造成收费治疗禁而不止,必然带来一些法律风险。
  对此,国家应废止脐带血库的“牌照”限制,组织制订干细胞库的行业标准与技术规范设立准入门槛,及推进第三方机构开展资质认证,采取“脐带血无偿捐献,配型数据库信息共享,造血干细胞有偿使用”的模式运营脐带血库,本着“法无禁止则可行”精神放开干细胞银行市场,通过监督规范行业行为,让市场来作选择。如继续维持现有的“牌照”管理模式,则应严格遵照《血站管理办法》规范脐带血库,由政府直接投资或通过政府采购建立公益性脐带血库,并根据区域人口医疗需求设定硬性的采集存储指标,并将公共库与自体库彻底切分。规范的目的是为了更好、更快地发展,而不是将并不完美的新生事物扼杀于摇篮之中。

以上为壹视窗翻译整理,谢绝转载。如需转载,请注明出处及链接。

↓↓↓我要分享本文到: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版权声明

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,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。
本网站文章采用知识共享署名-非商业性使用-禁止演绎 4.0 中国大陆许可协议进行许可。
×
用户注册

 

登录 忘记密码?
×
用户登录

 

注册 忘记密码?